Endless summer

首先,必须坦诚的是,我在火车上,一列10:32分从广州出发出发应该在12:49左右到达红磡的火车上,

现在的时间是12:32分,我还在萝岗,原因是KTT的车头故障了,所以看起来动车的可靠性还是比传统牵引式要高的,我想大概即使中间一到两个车卡故障,作为列车的整体应该还是可以前进的,

对了,不过其实以上的不重要,每天这个世界上都会发生很多的事,有的时候你觉得欣喜,有的时候你感到愤怒,有的时候你觉得你就是全世界,有的时候你觉得你影响不了这个世界甚为渺小,重要这个词,当你用得太多,便会变得不重要,

所以,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跑题了,其实我想说的是夏天,

停车的车站很像我印象中的车站,那些我以前经过的车站,有房子,有树,有路灯,但是除了隔壁的轨道偶尔经过的列车,车站没有人,当然列车里很有多人。其实毫无疑问我经过这个车站很多很多次,不过当你不觉得重要,大概你不会留意,

其实这个车站有多像我印象中的车站,也不重要,我的车站其实早在我的意识里扎下了根,即使类似的车站不再有,我不再经过,也不会改变我对车站应有的模样的看法,

对了,夏天,夏天是一个奇妙的季节,相比起春天,秋天和冬天,我更喜欢夏天

春天,据说是充满生气的,不过南方的春天多数阴冷,天空灰暗,空气阴湿,固然有在阴暗潮湿中萌动的念想,但是我总觉得有那么一些危险和下流,

秋天,其实我也喜欢秋天,有凉爽的风,高高的天空,一切按部就班,好像最好的就要来到,不过又让我觉得太过于模式化,

冬天,我喜欢暖的被窝和早上醒不来起不来的感觉,当你也知道,如果年一个期限,大限将至,如果你有什么愿望,未竟之,大概要等下个周期了,

夏天的可爱之处之一在于会下雨,狂暴的雨,下雨之后会出太阳,阳光照耀下的水洼是清亮的,倒影和现实,世界把平素隐藏的一面也展现了出来,像有无限的可能,

读书的时候我喜欢中午的阵雨,放学又会上学的路上,通常我会在中午把书包放在学校,所以雨衣基本是欠奉的,如果在乌云把天际都遮蔽之前能回到家或学校,我会暗自庆幸,“看吧,我的运气还不错”,然后或许我会在阳台或走道看着雨滴的洒落,当然还要看慢了那么一点点所以在雨中狼狈的路人,

如果换了我在雨中,或许在旁人眼中我是狼狈的,但我通常会有一种很快乐的感觉,打在身上的雨让我有一种和自然无比亲近的感觉,雨放肆的下,我也可以更努力的蹬着单车的脚蹬,逆着风顶着雨,享受独占单车道的特权,甚至我会替那些在桥底避雨,或者穿着雨衣的人们感到惋惜,错过了这不可多得的经历,

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夏天大概是不会完的,

你不需期待,总有会来到的惊喜,如果你做错了,比如考试砸了,被某人拒绝了,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再来,看不完的书,上不完的课都不重要,因为你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荒废,完了努力也不迟,

当然,在生命里有很多事会发生,那些你觉得多么重要的琐碎的事情,有的时候你会失望,甚至于不再抱有希望,你会想到夏天已经过去,该来的都会来,以至于来不来不重要,都会过去才是是重要但让人绝望的,

但是不止在一个夏日,不止在一个因为误点要停留的车站,我发现其实夏天从来,也不会完的,开着车偶遇暴雨当雨瀑冲击着挡风玻璃的时候,我知道雨是不是打在身上,远不及能否感受和享受自然带来的惊喜重要,想着明天的天气时节,远不及活在一个夏日,痛快的活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