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怪

小魔怪已经一个月多几天大了。

有趣的是我从来没有预期过我有三个小朋友,第三个小朋友就施施然的来了。小魔怪没出生前有的时候我会有些焦虑,这个不期而遇不是一个照面面,一天两天,而会是许多年许多事。

就像小肥桐和猫头鹰一样,期待着小朋友健康,白白胖胖,可爱讨人喜欢,只是这回也许多了想想柴米油盐酱醋茶,长大教育日后的境况。

传说40不惑,虽然我还有着几年可以去困惑,虽然我的心智发育好像总是比同龄人迟缓,可我总是隐隐怀疑所谓不惑,也许是要接受了自己在天地间的位置,发现无力挣脱宿命,但是总是心有不甘,或许也不自觉的把自己对自己的期待映射到小朋友身上,毕竟其他他人有更高的天分比我更努力好像要比自己改变轻巧容易很多。

但是明显的,投射希望跟转移尴尬的话题一样,于事并无补…

不过焦虑归焦虑,日子总是要过人总是要前行的,把注意力从自己的迷茫转到小魔怪身上,困惑马上会变成乐趣。

从在医院的产房看到小魔怪的第一眼开始,从惊讶于她从妈妈肚子里出来就有着舒展的皮肤浓密的头发,从把小小的生命捧在怀里感受她的体温,从和她咿咿呀呀用无人知晓的语言进行着交流,无处不是快乐。

这些乐趣,甚至于让人觉得未来充满着美好,如此叫人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