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ry Young Men

有个印象很深刻,甚至不懂得为什么这么深刻,深刻得以至于我一直怀疑,这个场景是不是真的存在过,还是我将哪出电影的场景偷换为自己的经历,
 
那是在一辆开往广州的列车上,我很小,大概1岁左右吧,没有人陪着我,是托了一位熟悉的列车员把我送到广州的车站的.是不是,那个时代的人都太好,没有人贩子,没有恋童癖,当然我也不懂得害怕,好快乐.想必是那个时代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很纯洁,一个车卡里面的人会在一起愉快得聊天,我还以及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学哥哥,好令我崇拜,原来上学的人,说的话竟是那么有趣;我还记得一个穿着背心的叔叔,那些幽默的笑话,我想我没有记错,当然不是当下时兴的黄段子;我还记得大家的笑颜,就当是我太小什么都看不出吧,忧虑那么少,眼睛那么透彻.
 
我想,这恐怕是不存在的.
 
To be continued…

Make pleasure important than everything

要快乐,可不可以不要命?

周末去连南考车,终于有个机会可以开30分钟的车.不知道开车最大的乐趣是不是速度带来的快感?我想在城市里像蚂蚁一样的爬着的车子里面的司机们,大概都郁闷得想死吧.

回来的路上,因有教练在旁为名,据说我开得很快,据说后座的人们很惊恐,据说这种叫做危险.其实,据说我是一个非常怕死的人,所以我应该在安全的条件下才会兴奋,但是,想必大多数的事故,都是在以为安全的情况下发生的吧.也曾听说某某坐在路边吃饭,也会遭遇失魂的司机开车汽车冲上来.

没有快乐,生命又怎能被称为生命?但是没有生命,又怎能感受快感?

 

我是一个贪心的人,要快乐,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