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our missing happiness…

好快你会发现,点解下边那只吾系好特别的粉红气球有仅次于我的公主仔的出镜率,
 
确实,那只气球系好普通,普通到酒店的楼梯装饰用左几百只,而我女女只不过行过路过,人地见她比较可爱顺手给左只她;只不过,她为左这只气球足足开心左1晚,将个气球舞来舞去,要几好玩有几好玩,睇到隔离左右的所有人都觉得这只气球真系好好玩,于是大家一起开心1晚,
 
可能我系甘的年纪,有只甘的气球,都可以开心1晚,带给大家1晚开心;但好似今日我自己开心吾到甘耐,都吾识将开心带给甘多人…你话,我地有几多开心得到左之后忘记左,有几多开心被我地自己辜负左,也辜负了那些我们应该带给开心的人们,
 
新一年…我想我的愿望已经,upgrade左…系开心就是好…怎么都好~

魔魔的新衣…

话甘快又到新年…给你一个绝好的理由为那已经满到不能再满的衣柜添置一些新的负担…
 
读小学的时候都系爸爸妈妈捉住去买衫的. 小朋友的爱好是电视机里的变形金刚,是游戏机里的神奇机器猫.是楼下小朋友堆中的"一二三解放台湾",买衫这东西…十分optional,奈何小朋友年年都会长高,只脚仔年年都会大,买衫买裤买鞋买袜都要去试过先得,好似那时我成日都系树想"得未呀…"(或者系因为妈妈去拣新衫的时间太长,买我的衫又太快,心理不平衡 )
 
大个左D到左中学系捉住妈妈去买衫,好似从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抱怨自己怎么不能肥一点,怎么衣服着在身上没有似model那样型…BTW,今日我都依然抱怨紧,
 
再大D都仲系用紧屋企钱的时候好似已经吾系好中意同妈妈一起去街…过年好多朋友要应酬(好多今日连个名都吾记得左,系条街直行直过亦不会有再次偶遇的惊喜)
 
今日要凑女,买衫的时间只系去凑女之前有少少1个钟…直接去想去那间铺头,同salesman讲我想要么样的,要么色的,要么size的,然后试上身,岩身,吾岩身,然后去counter给钱…上车,走人,
 
吾知几时我女女会帮我买好衫,返来送给我,连去都吾使去呢…好似,真系几快…
 
 
 
今日上班眼训到死…honey话,肯定系你寻晚睇波太夜吾够训啦,今日返来早D训, 但系,你话,做人开心快乐的时间有几耐,心情好的时间,怎舍得睡去,
 

记住不要睡眠 睡眠 睡了怎会碰面
睡了怎会发现 伴侣正在面前
正在恋爱 为何睡眠 让我骚你背面
然后煮个冷面 然后试用浴监
做人最快活时候 能做多久
暂时我就像皇后 得到宇宙
睡眠要太耐时候 宁愿不休 宁愿不抖

 

 

抽起条懒筋 x 抽埋条PSP筋

吾好以为我抽起左条懒筋…其实我系想讲我都依然懒紧…
 
无奈…周期性生理+心理问题…总系甘样~
 
 
话说有日我坐得太耐太烦,忽然又抽筋去买左PSP哦…跟住又发觉原来这部野系几得,竟然间令我有返玩RPG得动力(SFC 时代阻击手,想当年D软盘真系…吾好提…我D记录)
 
…再BTW一下…三国无双…赤壁之战曹操方真系得一个300秒得军粮库这个setting真系白痴…要我重新来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