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秋

9月中旬,秋竟早早的来了,像久未碰面的朋友,
 
是从风从北国带来的气息,是雨从远山带来的寒意,还是风雨后晴空的明朗,让我觉得你来了?
 
三十而立和天命,
 
我离30还有几年,所以现在放出来的如无意外应该是厥词,不过依然有感,有病呻吟,
 
好像是从中学时代开始,每到季节变换的时候便会觉得有些压抑,有些期待,又有些惶恐. 很长的时间里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人们常常说男士又怎会多愁善感,一个20岁的小朋友又怎会伤春悲秋,还是要把我归结为非典型男性?
 
anyway,曾经有些在意的,会变得无所谓;也有些模糊的,会变得清晰,
 
这些天我经常走到阳台,吹着清凉的北风,我发现我懂得自己为什么在季节交替的时候会有复杂的感觉,
 
小的时候在家,向往小哥哥姐姐们背着书包上学;刚上小学,向往红领巾们在升旗的时候可以当旗手并敬礼;四年级五年级,向往中学生们成群结队起着单车去郊游;上初中,向往高年级的同学捧着厚厚的古文在看,当然也向往当时被视为禁物的那些青涩的感情;高中,向往大学的生活,是不是能跳出框框,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曾经我很想长大,甚至觉得小学的日子永远走不到尽头;曾经我觉得自己会永远是一个小朋友,爸爸妈妈的脸上不会悄悄爬上皱纹,我会一直活在这样或那样的要求之中,
 
慢慢的我长大了,我开始在自己身上发现一切都会发生,转变,成长,这些绝对不如我想象那般美好,但一定会在应该发生的时候发生,让我期待,但也让我觉得惶惶,
 
其实我喜欢秋,秋天不至于太冷,确可以穿着长袖衣感到被包围的温暖,如果可以不长大,我会愿意么?

Sometimes

有的时候,正午的阳光灼热,但明媚,
有的时候,雨后的凉风匆匆,但温柔,
 
有的时候,夜晚寂静,
有的时候,明月当空,
 
如果抬头能看到星星在眨眼,
会想起在母亲怀里,听着"一闪闪,神奇可爱的小星星"的童谣
 
如果走过林荫道恰逢落叶,
会想起有一天,一个无忧无虑的小朋友,在蹦蹦悠悠开心愉快的走着,
 
some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