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的夜晚

3月,中旬,
 
3月要比1月还要冷,你说多奇怪,
 
晚上看尾场的英超,爱华顿对阿仙努,上半场灿烂无比,下半场大家都没力,稍显冷场,好在有忽然的小冰雹赠兴,看在还有5分钟的份上,看下去好了~
 
忽然的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竟然是淅淅沥沥的,多神奇,通常情况下我喜欢把家里的门窗都关严实,怕冷,怕吵,也或许有多谢安全感,
 
巡视一圈,发现洗手间的窗开了个中缝,厅里的门开了个小缝,房间阳台的门也有拉隙(PS…这个时候爱华顿进球了,之前两中门柱,我还以为这场肯定没运的),
 
逐个关闭,最后发现阳台晾着的衣服,也在风中飘摇,虽然我觉得有点冷,奈何更不喜欢干了湿湿了又干的衣服,只好出去收衣服吧,
 
走到阳台,出了细雨,和寒风,空气中竟然还有煤的味道,不是煤气的味道,是干煤的味道,
 
我想我对这个味道的记忆应该来自非常小的时候,煤气还没普及大家都用煤煮饭的岁月,亮黑的蒸气机车头,清亮的白烟夹杂着的味道,不知道今天的味道是从哪儿来的,
 
楼下的路刚好有辆出租车经过,车头的冷照亮了路,发现了雨的轨迹,也让我看到了河涌里的水,白缎一样像岁月般的流淌,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美丽?难道明天下楼看到的会不是那被我们戏称为臭水沟的河道?
 
收完衣服,关严实了门,只剩了电视里对比赛评论的声音,听不见了春秋,闻不到了记忆,看不见了流年,
 
奇幻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