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berry 7290

这两天在机房待着,越待越觉得PPC不爽,耗电快,间歇性短信延时,偶尔不能漏接电话,也或者是我的折腾活跃症又发作了吧,就很想换一手机整整,Symbian s60/s90/UIQ,Palm,PPC,SE的封闭系统基本都折腾过了,还有什么新鲜有趣好玩的呢?

嗯,对了,前两天看到北京的同事有在试用blackberry的,8700,看着样子还是不错的,问了一下也觉得还行,上淘宝一search才发现二手的blackberry是出奇的便宜,7字头的99新基本都在600左右,翻新的更加300多就有交易,本着撞大运的想法,找了一个基本是比较合理的又最便宜的350,7290的翻新机出手了,头尾两天,快递才到手上,还是在广州方便啊,基本都是第二天就到的.

到了吧,看一看,确实很像翻新的,螺丝有些生锈,壳明显做工一般,连下面的小标签都很浮躁,不过反正本来我就是买一翻新的嘛,试了试键盘,trackwheel,ESC一切都好,就开始折腾了,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封闭系统+JAVA程序,好处就是有个qwerty键盘打字比较舒坦,熟悉了之后觉得中文输入还是不如PPC+梅花快的,英文倒真是很有优势,可以相当快,通话质量和信号是相当值得称道的,使我真的感觉这是一部手机,好久没这个感觉了,也挺好玩的,多媒体什么的就一概欠奉了,没镜头,没MP3播放能力,只支持单音MIDI,没视频播放能力,反正你能想到好玩的一概没有,就连MMS也要自己用servicebook折腾,我可以足足折腾了10小时看了N个howto才最后弄出来的,全因为这个好玩的小东西启动一次足足要15-20分钟,很神奇…

然后安全性貌似是挺好的,输入密码错误次数足够多自动清除所有数据,每次开机都验证程序安全性等等,都让人觉得挺好的,至于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就不知道了,嘿嘿…

两天用下来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很有长期用下去或者再买个8700的冲动,但是PPC似乎也得带着,毕竟GPS还是我很常用的一东西…

折腾啊…折腾还是很快乐的:-)


北京这日子

看来我是一个到哪都会水土不服的人,

天气太潮湿我要抱怨,天气太干燥我也会抱怨,身上一层水雾不舒服,可是皮肤紧绷绷得我也受不了,更讨厌的是,我一到北京就要早上想拉肚子的倾向,终于在一天吃了两个有咖喱字样的饭之后,我拉肚子了,

有病就要吃个,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也懂,于是就上街去买药.开始我还比较奇怪,怎么王府井大街上有几家药店,而且都隔着不远,这怎么说也算一商业旺地吧,卖药的开这么多,有意思.走进第一家问"有腹可安么?"店员毫不犹豫的说"没有",那就第二家好了,这次的店员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那有什么治拉肚子的药么?" "肠炎啊,有" "不是肠炎,是拉肚子" "拉肚子不就是肠炎嘛,还能有别的问题么?"难道真不能是别的原因拉肚子么?…不知道,反正我给耻笑了一把,然后她拿出一个叫做香连胶囊的药介绍给我,我一看是中成药,感觉还好,就买两盒吧,

开了单去收款台付钱,也没听清楚收款员跟我讲到底是多少钱,就拿了张20出来,想怎么也够了吧,然后收款的大婶高八度的跟我说"五十,是五十"

五十…如果我没记错腹可安应该是3元左右,我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里都不卖腹可安,王府井大街为什么这么多药店了…拉个稀吃点药都要50,那就个什么感冒发烧不得几百上千啊?很明显,这个地方很好很强大…

走回酒店的路上,我忽然觉得有点庆幸我在广州生活,要在北京这日子还怎么过嘛…

我们长大了,世界变小了

我刚才去上厕所,蹦着去的,我在想我不是快30的人了么,是不是心智还在10岁停留,

因为,我10岁的时候在家里走路都是一蹦一蹦的,想象自己骑着一匹战马,能在广阔的天地间驰骋,即使要绕过那些桌子,那些椅子,那些门廊,可是家还是我的天地,就像每个柜子都有神奇的魔力,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会蹦出久违的玩具,新鲜的礼物或者好吃的零嘴,

那时我们住的是两室一厅,约莫也就是80平米的房子吧,

然后,我长大了,

我平常还住80平米的房子,不过房子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我买的,因此了如指掌,也不觉得有什么新奇;每个抽屉,每个储物格里面的东西也是我买的,以至于我在找不到我要找的东西的时候,常常对着我太太暴跳如雷;假日的时候来和爸爸妈妈这边住,房子大一些,有个房子我不常常进,有个厨房我不在里面折腾,有个厕所我没有细看每一块瓷砖贴得是否平整,幸亏还有这些,让我又觉得这又是一个天地,只是,其实我大抵还是能说出某某大概在哪里,平常丢三拉四的记性到了这个时候总是能及时想起点什么,

所以,世界变小了,

从前从广州到汕头,8-12小时的车程,国道上要经过很多的村庄,过很多的桥,看到很多的人听到前后左右很多的谈话,现在只是4-5个小时的车程,80G的IPOD只有8G的文件,可是总播放时间是100+小时;从前从广州到北京是蓝蓝的天到灰灰的漫天都是哨子的鸣响,现在风筝没有了,到北京看到的天总比广州的要蓝;

我想这些都不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也不是世界变了,是我想得多了,不是世界小了,是我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