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

因为对生活和忙碌的抗拒,这些天我都在晚上一个人看电影,
 
<<American Psycho>>,也许我看过,也许我没看过,也许看过是因为当年冲着R级必备的血腥或色情购入,也许只是用猎奇的眼光偷偷的一瞥,也许很多都是根本就不曾存在的情节能在我的记忆的我的生命力,当时间过去,记忆开始斑驳,慢慢就会有些纠结,慢慢真相开始不存在,也许真相从来就不曾存在,
 
我想bateman应该在apartment抛下电锯后被逮捕,我想bateman应该在街头枪战时中弹,
 
我不想jean看到的笔记本里满是涂鸦,我也不想律师告诉bateman日前再在london和allen共尽晚餐,
 
我想那些都关于我,想我更纯粹,是一个天使,或者是一个恶魔,
 
我想我从来都好像一个好好先生凡事都会为他人着想,我想我从来都跑跳如雷摧毁一切唯我独尊,可惜我两样皆做不到头,
 
我想我应该看看原著,我想bateman的空虚不是来自贪婪,物质,药物,我想那种分裂是与生俱来的,只是大多数人不曾觉醒,极少数人磨灭或压制了自己的另一面,而有些人如我则一直在挣扎,
 
我想我是不是也是一个病人?如果分裂也是病,

什么东西不能看

不能看的东西其实好多啦,不能看3几秒内即可完成0-100KM加速的跑车,不能看陀飞轮加三问的手表,不能看那些天然纯净并且被切割成无敌的切面闪烁着的巨大碳块,这些我都知道,
 
所以我很少去看,最近在想怎么装修,于是买了几本书来看看,Modern Home,过期香港杂志,原价HKD35现售RMB15,还好,一气买了半年的也不过区区90元,
 
只是,让我一边看一边感叹,
"哇,这套一体化到电器的厨房不知道要多少钱"
"哇,全家的B&O不知道要多少钱"
"哇,这个无敌的维港景观加上5房2厅的是正格局,不知道值多少钱"
"哇,这个别墅外面的ENZO,R8,911加起来不知道要多少钱"
……
 
最后,我都懒得"哇"了,因为我还要想我的那些可爱的小IDEA起来要实现起来要多少钱,怎么节省得在我预算内完成一个又一个的小任务,到头来又是怎么在美好的愿望和残酷的现实中找平衡,
 
终于,我又陷入了心理低潮,虽然我也知道不能比也不要比,为什么仍然如此呢?看来我的心理缺陷不止于强制症和神经质,还有更多有待发掘,
 
继续,牢骚或者兴奋过后,还是继续生活吧……

呻吟一下

呻吟这东西,不好玩,不值钱,不见得对要做的事有帮助,但有的时候总归还要呻吟的…
 
我开始有点了解什么叫压力,还好,压力这东西,对我只会来自对他人的责任感,估计出现的几率还是相当低的,
 
我想生活在这么个国家还真累,无所谓秩序,无所谓规则,未来叫你憧憬却不敢相信,当然啦,我看他不顺眼估计他也看我不顺眼,但我怎能与社会对抗?怎么对抗?顺从,一边顺从,一边呻吟~
 
偶尔就这么呻吟一下,明天继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