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不相见;怀念,不怀念

过了好多天,可我不知道怎么下笔,

那天晚上母亲发短信给我,告诉我狗狗走了,把它送走了,不忍再看着它被病痛折磨受着煎熬;我告诉我母亲我也觉得日子近了,以至于我怎么敢认真的看看它,我是那么害怕别离,连想到也会恐慌,

我很钦佩母亲的勇敢,倘若是我,大概是不敢抱着它走到宠物店,告诉医生我的决定,然后陪着它走的,

可是,我怎么做,也不能改变结局吧,其实我们的结局都一样,早早等着我们,

我想起我把狗狗抱回来的那天,和杨丰一起,两只小小狗,连吃奶的力气都欠奉;杨丰家不让养狗,终于要放在楼道里饲养,大概是太小了吧,很快就感染了风寒,走了;狗狗也在冬天病了,虽然那个冬天不太冷,所幸的是我们给它吃了些药,终于好了,其时我想狗狗是很幸运的,因为被选择,所以可以生存下来,而它的兄弟只能早早离去,然而最后,它也只能因病离去,

狗狗陪着我们过了很多日子,12年,我还记得狗狗小的时候我逗狗狗玩,拿着一个布娃娃逗着它满屋子跑来跑去,我还记得我和它一起上桂花岗的天台,我追着降落的飞机在跑,狗狗追着我在跑,跳过很多的水管,很多的台阶,那时我18岁,狗狗1岁;搬到雅居乐后狗狗去做了两次手术,连医生也怕它再下不了手术台,每次回家它总在叫,和bobo势不两立,连我也经常的吠斥,甚至稍微有点叫人讨厌了,然后我看着它舔着自己肿胀的部位,蹒跚的脚步,很心酸,很凄凉;我还记得那段艰难的日子,生活好像忽然被颠覆,所有的都失去,也更怕失去更多,我想那段日子,也许母亲和狗狗说了很多吧,狗是太好的聆听者了,只要你愿意倾诉,它会静静的趴在你脚边,听你所有的心声,而一无所求,如果你落泪,它甚至会舔舔你的手或者脚,不问原因,难道这世界上还有更好的安慰?

很长的时间我经常出差,很少回家,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也许那时不太好吧,我想有狗狗陪着,能让母亲不至于抑郁;连一向讨厌小动物的父亲,后来也慢慢和狗狗玩一玩,喂它吃东西,我很笨,很拙于像父母表达我的关切,我常常在想,我再关切,于事何补?说了又能怎样?然后我很感激狗狗,我不能陪着父母一起消磨时间,总有它代劳,我想在这些日子它做得比我这个做儿子的还要多,

以前即使想到狗的寿命只有十余年,然而总归是很远的明天;在它走了以后,才后悔怎么能见的时候不多相见,不多抽些时间陪它玩耍,其实我更怕很多很多的人,能相见的时候我来不及珍惜,到了不能相见才去怀念;怀念?怎么怀念,怀念怎及得相处,怀念那么落寞,谁愿意不相见去怀念?然而过去那么多,怎么能不怀念?

无知很傻,知道很累

最近越来越发现,这年头活着真累,任何事都可供折腾,任何有趣的事情也能折腾到无趣,

准备买一冰箱,之前一直买的都是西门子,这次准备买对开门的,就去八卦一下,jdbbs,然后就看到各个厂家支持者的乱战,这个压缩机不好,那个组装工艺不好,还有的耗电,更有些会自燃,最后嘛,结论应该是最好别买冰箱,

本来怀揣着的小幸福就无情的被各路英雄的口诛笔伐消灭于无形了,除了冰箱,这样的困惑还存在于空调,电视,电脑,相机,资讯那么容易获得,却只能让选择变得更艰难,想要不傻,只能很累,不想累,又没有钱去不记代价,

还是把结果归咎于我要求过高吧,这样估计比较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