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个日与夜

上一次写下什么,已经是70天之前了,

70天好像很快就过去了,诚如我对某事物的新鲜感的持久程度,来得快,暴风骤雨,也会去得快,风卷残云不合适,像什么呢?落花流水,再美的花朵,落在溪水上,纵使经过万水千山,也终归汇入汪洋,
这种无聊的感慨也许来自于这两天的北风,我想北国的风把凉爽带来的同时,也把淡淡的忧伤捎上了,
其实我也感觉挺恶俗的,奈何我每到季节变换都有这感觉,也许长期能保持有这种恶俗的感觉的人,最后可归类为高雅的,
很多年前觉得感触特深的事,后来觉得特幼稚;多年前觉得轰轰烈烈的事,后来觉得不过过家家而已;今天的感知明天我又会怎么看呢?以前我猜不到今天的我怎么想,今天的我也就不能知道明天的我怎么想,
生命这东西,再悲伤,也是很好玩的,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 going to 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