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鸟

过了昨天到了今天,终于我也30岁了,而立,

关于年龄

昨天和同事们一起吃饭,谈到年龄,大家说到我三十岁了,都感到雀跃,终于不用介怀还有一个同事是二十多岁的小毛孩了.多好. 谈及年龄,说到三十之后,变化甚多,心理上,生理上,生存环境上等等,好像一个新的境界,苦涩参半,而我在门口拉开了门缝往里张望,却是茫然, 逝者如斯夫,再过十年,回望,能看到今天的我么?

执着

母亲去看中医,中医问诊多时之后,问"你心情是不是不太好?",然后写方子,还叮嘱"回家煮中药后要问问家人闻到的是什么味道,看看和自己闻到的是不是不同" 闻毕,我觉得是"首乌",因为觉得好像以前风靡一时的一洗发水的味道; 我太太觉得是什么,我忘了; 我奶奶答"臭味". 一周后复诊,医生听罢,说,"答臭味的这个心境甚是开朗,好" "答首乌的应该是有压力心情不佳"
我听完,忽然觉得味道是一个局,我即使不确定,也要提供一答案;奶奶的确有游戏人间的心情,超过了问题. 然而,不执着也能生存,想必是需要积累和运气的.

寒冷

今年的冬天很冷,一天我从深圳出差回来,我太太告诉我一堆新闻报道,其中一则是"有一流浪汉冻死街头,和他一起的金毛不忍离去,一直守在身边,直到一别克男把它抱走" 首先我担心这只狗的未来,希望那个别克男是个好人,能让这狗今后有温饱;其后才是觉得,也许只有狗才能做到这样的忠诚,对自己的承诺不离不弃吧,
然后我发现,我早就认定狗的忠诚是必然的,人的黑暗也是必然的,
母亲在我十多岁的时候,跟我说过数次一句话"为人处世,取向于钱,外圆内方",我想我做到了一些,然而坚持和执着的距离有多远,还不是今天的我能看清的,